吧唧一口

淡沲之景不过芎藭初生,嚼嚼之月不过葆光初泻,纯懿之风不过亦凡初至

我就要步入大学的殿堂啦。
想好好学习,
和阿凡一起进步。

【原创攻】光影 ABO


1.虚拟男A ❌
2.虚拟女A ❌
3.有狗血情节,不喜勿入
4.勿上升真人



“本台报道,又有一名女性omega被男性alpha折磨致死,该男A对女O使用多种畸形情爱道具且囚禁其三天三夜,行为惨无人道,引起社会恐慌。据法律,该男子被判死刑,即日行刑……”



塑料瓶被人手挤压变形,瓶盖受力嗖地笔直飞出去,接着就是一声咆哮。
“哪个不长眼的!”



被砸到的人气冲冲走过来,跟在他身后的人立马将那一块地围了个圈。



一下子雄性alpha的信息素交杂,充斥着小小的清吧。



那是个姑娘,红茶色吊带短背心搭着一条黑色九分修身裤,将凹凸有致的曲线勾勒出来,看起来干爽有力。



这姑娘全然不惧,反而用眼刀刮了他一眼,眼神是不同于女性的狠戾。



他暗暗又打量一下,看到她胸前的工作姓名牌。
“叫 苏慊 是吧?一个小姑娘脾气挺差。”



苏慊将手机退出新闻界面,“周深然——”



周深然是这块有名的富二代,这一块儿基本上混一点的没人不认得这张脸。



周深然刚想摆出他老大哥的架势,苏慊话锋一转:



“把吴亦凡叫过来!”



周深然一顿,深吸一口气,又轻蔑地打量了苏慊几眼:“你以为你是谁?”



苏慊突然前倾,精致的妆容放大,侵略气息扑面而来,她用只有他们俩才能听到的声音说:
“他不来,我就把他是omega的消息说出去。”



“故意找茬?”
周深然冷笑一声,捏住苏慊的下巴,咬牙切齿道:“有人会信你吗?”



苏慊反擒住周深然的手,暗暗发力“那你觉得这一片的alpha有几个能耐得住的?要赌一把吗?”



“她简直是太嚣张了!”
周深然气得连喝了五杯水才压住怒火,一转头,看吴亦凡却满眼惺忪,眼看就要倒回去了。



吴亦凡在发情期格外嗜睡。别人不清楚,但周深然知道,吴亦凡这样是长期食用抑制剂的缘故。



吴亦凡是孤儿,五岁那年被周父领养。周母去世早,周父常年不在家,一直希望能有个一般大的孩子陪着周深然。



周家院子大,周深然也爱交朋友。每天都有不少孩子来院子里里玩。有些人看吴亦凡长得漂亮纤细,总想抱他亲他。不过吴亦凡看着像只幼猫,安静乖巧人畜无害,实际上爪子带着利器,牙齿已尖锐成形。



有个胆子大的胖小孩,想拉着吴亦凡一起玩,吴亦凡不让,胖小孩看周围没有周家的人,又仗着自己比吴亦凡壮,生拉硬拽着想把他扯过来。吴亦凡显然不是胖小孩的对手,皮肤都急的泛红了。周围的小孩小声起着哄,胖小孩更是胆大,想直接把吴亦凡抱起来。



这时院子外一阵车轮滚动的声音,又是几声鸣笛,孩子堆里有谁喊了句,“然哥回来了!”胖小孩吓得没顾上吴亦凡,直接松了手,和其他孩子逃走了。



胖小孩没多高,吴亦凡摔下来不疼,但是长时间的紧绷和突然的惊吓让他没忍住低呜起来。



在屋里做事的保姆听到这么大的动静,连忙跑出来,看吴亦凡坐在地上抽泣,心疼地马上抱着他哄。



周深然哪想到一回来就是这样的场面,平时一看到他回来就亲亲抱抱的姆妈,对待瓷娃娃一样轻轻细细地哄着她怀抱里的人。



周深然看不见吴亦凡的脸,只看到两只细白的手臂紧紧地抱着姆妈的脖子,手腕到小臂处的红十分醒目。



“怎么了呢?”

小深然想,

哪个人有那么大的能耐把我的姆妈抢走了?
哪个不知好歹的让他哭?




到后来一切就很自然了。
周深然当着吴亦凡的面把那个胖小孩胖揍了一顿,直到吴亦凡紧绷着的小脸有了动容,周深然才停手。



“我帮你报仇了!”周深然小声对吴亦凡说,“我知道你,姆妈喜欢你,我也喜欢你!”



吴亦凡看着他,水汪汪的眼睛眨了眨,睫毛像蝴蝶的翅膀,忽闪忽闪的。



“我以后肯定是个强壮的alpha!”周深然说。俊俏稚嫩的脸上充满了自豪。



“那我呢?”小亦凡不懂这些。



“你这么漂亮,肯定是omega!我来保护你!”



这话就好像拍卖会上上主持拿的木锤,一锤定音。


吴亦凡 严格

有很多不服输的rapper和看笑话寻热点的路人觉得吴亦凡太严格了,我只想问,大家都是社会上的人,能碰到的 真心指出你的不足的 有多少?
太多人为了自己的利益,对你虚假评论,胡乱言说。表面向你扬起和善的脸,背地里不知道舞起多少向你挥来的锄子。
能碰到这么一个真心实意指出你的不足的人,真的是三生有幸了。
看到不足才有进步,而不是在表面的特技里停滞不前。
严格到底有什么错?错的只是你那颗居心叵测的阴暗的心。

跋山涉水千万里

众人皆醉我独醒

酒香飘在巷子里

我深藏不露却吸引你

【任凡】

https://m.weibo.cn/6112278734/4254556323607377

之前七十二层奇楼播出时开的小破车。因为被吞了 所以重发

任达华x吴亦凡 

【呜喵】暧昧

1、有情敌出入

2、虐是少不了的

3、甜更加少不了啊

4、勿上升真人



吴磊回来的时候,吴亦凡正在吃东西。


满桌子的油炸食品,旁边还摆着汽水。


“凡哥?”吴磊叫了声。


吴亦凡吃着鸡翅,还没来得及把鸡翅咬开,只含糊不清地哼了声,都没舍得给吴磊一个眼神。


吴磊默默叹了口气,朝吴亦凡走过去。


鸡翅的油顺着签子沿着掌纹流到了手腕处,吴亦凡自己没感觉。


吴磊抽了张湿纸,轻轻包住了他的手腕。


吴亦凡这才抬了眼。这是一双葡萄眼,飽滿得快要流出汁水的那种。


“油。”


吴磊轻轻擦了擦。


“哦。”


吴亦凡也没多在意,继续啃着鸡翅,还示意吴磊一起吃。


吴磊有些气恼,“凡哥,别吃了。”


吴亦凡没停。


“别吃了!”


吴磊加重了语气。


吴亦凡瞟了他一眼。


吴磊直接止住了吴亦凡的动作,硬生生地抽走了吴亦凡手里的鸡翅,扔在了桌上。


房间里窗帘都被拉上了,只有几束顽固的光涌进来。


吴亦凡的神色有些暗淡,整个人都没什么精神。


吴磊立刻就后悔了,语气一软:“凡哥,我们好好聊一聊,行吗?”


吴亦凡不为所动,抽了抽还被吴磊拽住的手,吴磊立刻松开了。


“凡哥?”


吴磊又叫了一声,可怜巴巴的。


都说三年一代沟。


吴亦凡和吴磊,年龄差了十岁,隔了三条多半条深不见底的沟。这沟跨过了还好,可跨不过就是现在这样相视无言的局面。


“你才做完手术呢,就吃这么油腻的东西。”


吴磊指了指桌上的一袋子东西,见吴亦凡不理,壮着胆子收拾起来。


“关于……靠”


铃声突兀地响起来,吴磊到嘴边的话憋了回去。


“怎么了……什么……姐啊,你怎么不早说……好吧好吧……我马上到!”


吴磊挂了电话,看着吴亦凡。


吴亦凡面上没什么表情,可心里却有些失落。


“没事,你快去吧。”


“那凡哥我……先走了,有什么事记得打电话。”


“好。”



吴磊走后,吴亦凡才稍微平静下来。


这一个月倒是真的不可思议。


先是和吴磊吵架,然后食物中毒,不断遭人挑衅。


一切事情都发生得莫名其妙。


吴亦凡深吸一口气,去洗手间洗了个手。他神情有些呆滞,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却好像在看另一个人。


又响起了敲门声。


吴亦凡收起了思绪,走到门前透过猫眼一看——韩昱,怎么是他?


“吴—亦—凡,开门!”


“吴亦凡!你是怕了我吗?开门!”


“吴亦凡,你……”


韩昱没想到吴亦凡这么快就开门了,错愕一阵,锋利的气息顿时弱了下来。


吴亦凡只推开了一个口子,脸上没什么表情,了解他的人知道他这是神游的状态。


但韩昱作为一个与吴亦凡交集不深、对吴亦凡的一举一动十分敏感且看不惯的十八线明星,看吴亦凡这种高高在上的姿态,就像是被人当街打脸,一下子羞耻涨红了脸。


“要是没什么事你就走吧,我没精力陪你在这耗。”


吴亦凡刚想关上门,不料韩昱猛地踹了门一脚,手一下子脱了力,手腕被震得发疼,人也往后退了好几步。


韩昱跨进来,随手将门一关。
门嘭的一声,发出了巨响。


“你要干什么?”
吴亦凡的声音镇定,但皱起的眉头让他看起来并不轻松。


“我要干什么?你做了什么事自己心里清楚,你前脚跟吴磊搞暧昧,后脚做一些偷鸡摸狗的事,如今还装出受害者的样子给谁看!?”


韩昱看着吴亦凡无辜的表情,更是激动。他忍不住上前几步,一边说一边指着吴亦凡。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请你出去。”
吴亦凡不顾韩昱挥动的手指,径直走到床边,旁若无人地脱了披在身上的外套,绿色真丝睡衣在灯光下显得格外柔亮,镇定劲儿夹杂着贵气迎面而来。


韩昱突然就懂了,他的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


“你……我确实比不过你,但,我从来不按常理出牌,你那一套对我没什么用。”
说罢,他毫不犹豫地向吴亦凡扑过去,大腿直接卡在了吴亦凡的胃上。


彭泽阳——吴亦凡给妮妮的第一份礼物

很多人对泽阳这个角色忘得彻底。

忘了他在酒吧被定格在金天视线里的那一幕:

白衬衣的第一颗扣子被解开,引人遐想的同时又断人遐想,随意慵懒的挥摆,嘴角上扬的痞笑。

明明是别具一格的英伦雅气,偏偏面对金天出格的行为时尴尬的窘迫与无奈,又留有纯正的少年影子在里头——手足无措、半推半就。

        

忘了他很特别的一点。不说话时的严肃认真像暮光之城里的吸血鬼,西装革履下融入飞扬跋扈的音阶,懂人情世故却没被埋没的明亮的眼。

       他清冽而炙热,忧伤又无伤,他的故事平淡却动听。

很难猜懂又容易猜懂他的心与意。在你悲伤时,究根揭底地解读‘物是人非’,不给面子直戳你心窝后又看着烟云消散开下的月亮,说更愿意相信在某一个地方所有你想的人都在一起,最后一句一夜情也解决不了问题的不正经彻底将浓郁的悲伤转为欢愉。

     “如果是你呢,让你等一个人好几十年,你等吗?”

     “就这么等着,连电话也没有?”

     “一点消息也没有。”

   
      “等不了。”


他确实等不了,所以他会对金天说:

“你应该有更好的生活”,

“没有在一起的就是不对的人,对的人你是不会失去他的”。

这种理性是他的家庭背景给他的,他作为家里唯一的男人,要安抚一个时不时发疯的妈妈,得把最温柔坚定担当的一面给妮妮,即使再苦也得喂妈妈吃药,给予妈妈情感的缺失,即使再累再迷茫他都觉得妮妮是他一生中最珍贵的礼物。

     

     “站住!你往哪儿跑?”

       

霸道总裁的文字,偏偏泽阳说这句话时的语气有着小孩之间玩老鹰捉小鸡的稚嫩,冥冥之中你还能还捕捉到‘跑’字尾音的萌点与苏点。

       

当至少还有你的音律响起时一下子让记忆有了片刻的回倒却不会太久,很快你会带着回忆融入情节画面。

泽阳的侧颜泽阳的笑与其他角色不一样,这里的青涩是吴亦凡刚回国时的青涩,这里的痞笑带着的是吴亦凡刚回国时特意裱上的色膜,这里的温柔是吴亦凡刚回国时深情而羞涩的告白。

他普通,

会做鬼脸,会梳头发,会煎鸡蛋煮鸡蛋炒鸡蛋炸鸡蛋,会煎牛排煮饺子,还会做早餐,而且每天给妮妮做早餐。

他一点也不普通,

隐于温柔下的霸道,隐于担当下的退缩,藏于沉稳下的叛逆,藏于乐观里的悲观……

他存在于我的梦里,我也相信他存在于很多人的梦里、生活里。

泽阳于我,是对吴亦凡的第一感觉,不乏酷帅等俗气的字眼,不乏身高腿长还单薄的画面冲击,不乏嗓音醇然沁人心脾的安抚舒缓。

他的悲情,没有蚀骨的痛,没有生离死别的悲,没有遗憾终生的难耐,

是真实的、存在于生活的。

偶尔再去品,真的发现泽阳越来越多的特别。

也许你对他不能一见钟情也无法将他视为挚爱,但是请你不要忘记他的珍贵他的难得。

拭目以待,坚信他就好

真的是替他捏了把汗,虽然提前被剧透且一直相信吴亦凡的选择果敢睿智。
有些鲵说他不争不抢胜负欲不强,确实,在真人秀里面表现出的一面几乎都是礼让的、谦虚的、甚至是替别人着想的,那是因为他做什么事都有分寸,有明确的目的(在每一个节目里他的定位)。
吴亦凡用的100%的精力100%的努力,秉承着【去创造不跟随】的理念,完美向我们呈现出来独具一格的公演。
吴亦凡有着100%的自信(达到自己想要的标准),怀着100%的期待,一反以往综艺的形象,你能清清楚楚感受他的胜负欲。
选人环节,他的紧张感我想每一个观看者通过节目的渲染都能体会得到,可你得出的他的那种坚决果断,完完全全体现在了他对选手风格状态的拿捏的能力,他对自己评判标准【全能、合拍】十分清明的能力,更是在于他的自信恰好,而这种自信是对自己嘻哈能力技巧的把握,是对rapper的知悉,所以他【一到自己想要的马上站起来】。
你看得到他有一颗引领嘻哈的心,有一种开拓进取的个人态度,有一种傲然独立hold全场的热爱。
我想他要的绝对不只是肯定,标新立异是一个过程,卓荦不凡是附带结果。
你且拭目以待,坚信他就好。

雪兔吗?认真投入的可爱
(图自微博)

接制作人的freestyle。被制作人点燃了。

我喜欢你的姿态,
狂放不羁不懈怠,
low逼翻脸的戏台,
不如你的style,
这结果都不意外,
也无论多少题材,
和你一起把史书记载。
啊,耶,而人生就像比赛,
人人都想上擂台,
个个都被你击败,
又换张脸皮惺惺作态 跟风抵赖。
让我们一起期待,
迎接你的未来,
你不用担心阻碍,
有键盘侠为你系鞋带。

怦然心动【呜喵】

处于春夏交替之际的夜晚,春意流连忘返,夏境徘徊不前,有淡淡初生的芳香,亦有怦然翻动的甘醇。

录制现场人流窜动,高高架起的灯将场内的情况照得一清二楚,道具组准备就绪,面具人戴上了那副诡异的面具,无关人员清离现场。一切似乎进行得有条不紊。

吴磊却晃了神。

吴亦凡身上穿的是节目组规定的大衣和自搭的修身七分牛仔裤,朝吴磊走过来的时候,正好从场地中间最大的灯下穿过,光泽流动,光影斑驳,一身红色像汩汩涌动的鲜血,有着比玫瑰红更魅惑的色泽。他身上背的那一对翅膀,倒真像是神圣美与智的象征,代替精灵访问纷扰的世界。

直到吴亦凡走到吴磊面前,吴磊都没有从奇思妙想里回过神。少年帅气白净的面庞保持着一个模样,一双黑得发亮的眸子更多的是不解纠结,是一种可爱犯懵的姿态。

“磊磊,”吴亦凡轻轻开口,一双修长的手交叠着在吴磊面前晃了晃,背后的翅膀跟着摇动着,带来一束微凉的风。

吴磊转动眼睛,眼神在吴亦凡的脸上来回游动,最终聚焦到吴亦凡小巧红润的嘴上。

“凡哥~我——”

吴磊听到自己飘忽的嗓音,心怦怦直跳,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

吴亦凡向前靠近,瞪大了的眼睛比新疆的葡萄还要饱满水润,似乎要用眼睛听才最真诚。他想,少年必定是有什么难以启齿的话,想要跟自己分享。

谁知没等来掏心窝子的话,还猝不及防地被吴磊突然前倾的动作逼得节节后退,更没想到的是少年有力的手臂同一时间将吴亦凡圈住,借着这后退的力,将人抱了个满怀。

而对于吴亦凡,更确切地说是,撞了个满怀。因为惊吓之余,是骨头撞骨头的后痛,和环在腰间的越箍越紧的臂力。

吴磊的气息有点紊乱,这样的结果已经是在他节制又节制下的最雅观的了。他用力闻吴亦凡身上的味道,呼吸的声音听起来有点似啜泣。

“磊磊?”吴亦凡轻轻问道,用手抚了抚吴磊的发旋,动作温柔忍让。

“凡哥我就想抱抱你……”带着点撒娇嗔怪的语气,与少年平时的欢腾傲气并不相符。吴亦凡也根本无心再想缘由,一颗心已经软的一塌糊涂。

反正你是我的凡哥,我是你的磊磊。
也不管时机是否巧合,反正我就是这般傲气没有缘由地抱住了你。
也懒得想出个所以然,反正看你当时那么漂亮那么惹人爱,我就是要搞恶作剧逗逗你。

就像不知春去秋来,不知夏藏冬至,多少盎然懵懂的心思地搭乘了一趟又一趟过山车,经历了一个又一个刺激着听觉感觉触觉视觉的关卡,无声无息地侵入了最柔软的地方。就像树上沉甸甸的果实完美落地,脱去一身遮掩的盔甲,扑了满鼻子诱惑的香——

怦然心动。




(有点腻歪的模式,反正呜喵在我心里就是甜甜甜)